少妇系列屈辱少妇17

少妇系列屈辱少妇17

 五味入归其所喜攻,酸先入肝,苦先入心,甘先入脾,辛先入肺,咸先入肾。此人世之大病,亟宜讲明者也。

若任其自睡而心放,即昏沉矣。所更奇者,教令静坐,吸气稍长,用意深纳,旋即身大寒热如疟状,初尚以为药力能振动阳气而化疟也;及次日,不寒热矣,身体轻爽倍常,方大喜。

其动有微有甚,总是中热下寒,肾寒肝热,加以上闭,其情更急。外感热盛,必烦躁气粗;劳伤气平身静,不能转侧。

陶节庵有正汗、邪汗之辨。 水精由五脏之经行于周身,是一时并行,而无或先后者也。

阳至不至,虚邪得以留而不去,故作泻于黎明。若热,是挟火在内,与寒燥相对待,不专于金也。

 其动有微有甚,总是中热下寒,肾寒肝热,加以上闭,其情更急。 第微有辨焉∶其肾水不甚虚,而脾胃自虚,浊气下溜者,病在中焦,为易治也;其色黑而浮润,肾水虚甚,吸受脾之浊气,如油入面,深不可拔,病在下焦,其色黑而沉滞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