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中本无码中出

最新中本无码中出

感湿热之气,复感风邪,发热腹痛,肌肉颤动,四肢坚急,人以为太阴之伤寒也,谁知是太阴之痉症乎。然而涎沫浊唾,终非养肺之物,必须吐出为快,无奈其盘踞于火宅,倘一咳而火必沸腾,胸膈之间必至动痛,此欲咳之所以不敢也。

人有食鳖而腹痛欲死,往往有手足发青而亡者。此等之病,非此大剂,则胃之气必不能通于胃之中,而肾之气必不能归于肾之内,倘日日治痰,则耗损胃气,而肾气益逆,何日是降痰之时哉,势不至于死不已也。

所以祛其脾之湿热,而肺中之湿热不逐自散。然风因虚而入,补虚而风即能出也。

二剂而喘少平,四剂而嗽少止,连服二十剂声出矣。此方无一味不入少阳之经络,又无一味不入脾胃之脏腑,祛邪复能辅正,解表随可固里,真和解之仙丹,非特祛疟之神剂也。

或曰∶火盛易消,以至善饥,似宜用消导之剂,以损脾胃之气,乃不损其有余,而反增益其不足,恐未可为训也。交感时泄精以脱者,因于乐极情浓。

倘止泻其火而解其毒,火泻毒解而气脱矣。补气者,补脾胃之气也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