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陆雪

李陆雪

效果当日将药服完,翌日则脉静身凉,大便亦通下矣。霍乱为最险要紧急之证,且其证分阴阳,阴证宜治以温药,阳证宜治以凉药,设或辨证不清,而凉热误投,必凶危立见。

”统观两案及王××之言,则治偏枯者不可轻用补阳还五汤,不愈昭然哉!而当时之遇此证者,又或以为中风而以羌活、防风诸药发之,亦能助其血益上行,其弊与误用参者同也。 连服三剂后,觉左半身筋骨作疼,盖其左半身从前麻木无知觉,至此时始有知觉也。

从前服药若干,分毫无效,转致饮食减少,身体软弱,不知还可治否? 诸家本草多言旋复花能续断筋,《群芳谱》谓根能续断筋。

有谓系气虚者,左手足偏枯痿废,其左边之气必虚,右手足偏枯痿废,其右边之气必虚。有谓系风寒湿相并而为痹,痹之甚者即令人全体痿废。

有其人素患吐血衄血,阴血伤损,多生内热;或医者用药失宜,强止其血,俾血瘀经络亦久而生热,以致成肺病者。病因从前曾受外感,热入阳明。

又杏仁之皮有毒,桃仁之皮无毒,其皮色红,活血之力尤大,此方桃仁,似宜带皮生用。若此时不治,病浸加剧,吐痰色白而粘,或带腥臭,此时亦可先用阿斯匹林汗之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