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位2思琪厕所那一段

上位2思琪厕所那一段

湿虽阴类,然是外受之阴邪,非肝中之真血也。 十剂瘕消半,再服十剂全消。

 饮酒既多,下泻必甚,下多亡阴,人安得不病乎。不知脾虽不恶热而畏湿,脾乃湿土,又加湿以济湿,脾中阳气尽行消亡,无阳则阴不能化,土成纯阴之土,何能制水哉?

若加入人参二两以助胃气,则胃气更健,脾气尤易援耳。小儿气血未旺,不耐伤寒壮热,故一时昏沉,非因风而动惊也。

况腹痛畏寒,尤是虚冷之验,外身虽热,内寒又何疑乎。人有无端一时作泻,腹痛不可止,面青唇黑,几不欲生,肛门之边,宛如刀割,大泻倾盆,人以为火泻也,谁知是受毒而作泻乎。

二火相合,而搏结于腑脏之间,所用饮食,仅足以供火之消磨,而不能佐水之渥。 失情失绪,骨蒸火动,又思色以泄其火,见色而动其意,鬼交梦遗而不可止,于是发寒发热,骨髓之中遂生痨虫,因循至死,深可伤也。

不知脾喜燥,而肾恶燥,使燥肾之药太多,则肾先受损,何以益脾乎。 倘执君火为实火,妄用大寒过凉之药,则生机顿失矣。

Leave a Reply